力成文学
您所在的位置:力成文学 > 散文精选 > 散文随笔 >
力成文学

特别喜欢古文的父亲

张国权,父亲博伯(1927.6.25 .--- 2013.2.19。),出生于江苏滨海(东坎),家境富裕,过着富裕的生活,读私塾5年,在他的生活中喜欢古代中国人。他不喜欢语言而且味道不...[详细]

  • 拥抱寒冬,暖阳温存!

    说实话,我不喜欢冬天,多彩的寒风从南到脸上北薄酱,只能感到沮丧,即使在南方,雪少一点,冬天的会不断的可偿还的风。清晨,你可以看到布满通过它的水滴的窗户,可以看到触摸被困在笼子里很难霜冻绿灯,边缘外侧边缘有刺这里...[详细]

  • 熘火中的女孩

    像水一样的女人就像一朵花,无论走到哪里,都有一道美丽的风景。说到女人这个词,大都会用的是软,善良,美丽和智慧。我是一个脸色虚弱,内心强烈的女人。也许是受职业,通过生活所迫创建,让我反思人生面对事实,和培育这一本...[详细]

  • 童年的江南

    昨晚,我和A Hao谈了许多童年的回忆。不知不觉中,我面前有一朵油菜花?;撇硬右患患?,甚至空气都不甜。微风吹过我们手中的风筝朝着蓝天。如果风筝累了,拿一块石头,按下风筝线,躺在草地上,在地上说话。也许在那一刻我感...[详细]

  • 雨后菊香

    “空旷的山峰之后,天气已经晚了和秋天?!?他们欣赏王维的意境,我们几个笔友,萧雄的邀请,来到他的面前,看着野,享受着秋天和菊花的清香。 这是兄弟肖,我有一些运气。同样的,文学的朋友,更何况,他的妻子和我的妻子,同...[详细]

  • 回家扫墓

    经过十五年的坚持,只为代父上坟。 清明节是为了纪念那些在心中难以忘怀的祖先。 3月31日下午,他们故意花时间回家祭拜祖先。这也是我祖先墓的十五周年纪念日。因为我的父亲去了,每年清明节期间的工作,不要让我回到我的家乡...[详细]

  • 幸运的小孩

    我跳的那一刻,我意识到这不是一种自由的感觉。 我想抓住一些东西,但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。手握住手,手指之间的风撕裂皮肤,几乎看不见,但它完好无损。 怎么样?失去知觉后醒来是一个惊喜。我看到的天空与我在着陆前看到的...[详细]

  • 为您效劳

    《礼记.礼运篇》有一片云:为了做旧的目的,力量是有用的,年轻人和长者,丧偶者和孤独者都有他们的。农村商业银行作为金融机构和业务单位,以农村振兴为己任。农村商业银行不是慈善机构,但它提供最好的客户服务。 我有一个在...[详细]

  • 放牛的生活

    当我年轻的时候,我的父母在家度暑假给了我牛。 我记得当时有些家庭养了一头牛,一家人轮流喂食一周。轮到我时,父亲会尽早告诉我,草在哪里生长,?;岜淮?。在离村庄不远的地方,有一条小河,一边是稻田,另一边是高白杨树...[详细]

  • 与红霞方正相配

    与红霞方正相配 偶然的机会,我读了很多年前我留下的日记,并从《卜算子》看到了一个旧词。我忍不住怀疑并思考它。 不加思索地写下的小词只是为了记录当时的心态,并借用小说家最初的方法来撼动它。这个词:山源遇到清晖,雨是...[详细]

  • 描述了经典的古代诗歌阅读

    清愁如酒遇见如花散文 静倚时光的一隅,掬一暖光于心尖,轻捻指间风尘,编织岁月的长绳,顺着流年放下,总是担心能否落在地的中央,丝丝缕缕的交织只是让心绳紧缩或伸长,握在手心的终归还是今天与明天的延续。不是岁月老了,而...[详细]

  • 在空闲时间见散文。

    在空闲时间见散文。 1.丽水街 三百米长,五百年的深度,时间和空间的深度,使优雅的长廊成为一个美丽的街道。 有很多很好的景观在永嘉,但在永嘉广告栏,这条街丽水,由红灯笼愣是非常温暖和经典,这是从来没有缺席。微弱的黄...[详细]

  • 春花绽放依旧,心事随波逐流。

    缘来缘去缘如水,花开花落空相随 题记 一个花开的季节,于我而言添了几许烟凉,独自怀抱着搁在内心深处千缠万绕的思绪,无数个寂夜任泪水打湿了如梦幻般的思念,这股揪心的疼和无言的念 在心里如毒虫一般的一寸寸的吞噬着我的...[详细]

  • 能用什么去迎接明天的清晨

    1、伟人与平凡人的差别在于,伟人的胸中并不是没有不自信的时候,只是他能够在不自信时调整自己,从而从不自信中走出来,以达到自信的旺盛的精神状态。 2、也许,付出了汗水,不一定能收获那个日渐成熟的梦;也许,洒下了热血...[详细]

  • 落花谢去,苦如朝露

    素喜书中夹花,花瓣有残缺,风过有余香,褪不尽春秋的颜色,溢满的诗意却渐渐萌芽,把岁月连成了一篇篇歌曲,分别凝固。 月藏在云里,叶缠在风里,影映在灯里,残花的旅途不应是一场分离,能在回首秋枝的一瞬,跌落在梦里,晚...[详细]

  • 山水之美,静赏扬州

    扬州从隋炀帝以来,是诗人文士所称道的地方;称道的多了,称道得久了,一般人便也随声附和起来。直到现在,你若向人提起扬州这个名字,他会点头或摇头说:好地方!好地方!特别是没去过扬州而念过些唐诗的人,在他心里,扬州真...[详细]

力成文学